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仅仅为此一人,七千大军不顾生死进入绝境。

时间:06-12编辑:转载


原标题:仅仅为此一人,七千大军不顾生死进入绝境。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岳飞这两句脍炙人口的词句其实并不是一种对英雄气概的夸张描述,因为这两句词描述的情景在中国的历史上真实存在过。

自西汉张骞出使西域以来,大汉王朝将此作为自己的核心利益来经营维护,屡屡与西域前霸主匈奴发生战争。汉军神勇,匈奴不敌,尤其是著名的猛男陈汤斩杀北匈奴郅支单于并发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时代强音后,汉匈战争告一段落。但西汉覆亡后,匈奴卷土重来,西域各国也生出二心,蠢蠢欲动。

公元74年11月,骑都尉刘张出兵攻打车师,请耿恭担任司马 ,和奉车都尉窦固以及耿恭堂弟驸马都尉耿秉 打败并使车师投降。东汉朝廷开始在西域设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于是任命耿恭为戊己校尉。屯兵后王部金蒲城(今新疆奇台西北),任命关宠也为戊己校尉,屯守前王柳中城(今新疆艾丁湖东北),每个驻屯地各设几百人。

公元75年3月,北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率领两万骑兵攻打车师。耿恭派司马领兵三百人前往援救车师,途中遭遇北匈奴大军,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于是北匈奴打败并杀死车师后王安得,继而攻打金蒲城。面对数万的敌军,耿恭决定以有死无生的精神,捍卫金浦城,以及大汉勇士的尊严。

耿恭让百余位守军的弓箭上全部涂上毒药,站在城头就往下射。他站在城头对匈奴大军喊道:“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这是一种心理战,告诉对方,大汉的箭可不一般,射中你了,让你生不如死。史书记载说是“虏中矢者,视创皆沸”,这景象确实吓人。到了深夜,中了毒箭的匈奴士兵在营中鬼哭狼嚎,耿恭率领百余位大汉将士前来劫营,可谓是把匈奴人吓破了胆。匈奴头领撑不住了,哀叹说“汉兵神,真可畏也!”溃败而去。耿恭也乘机撤退到更适合坚守的疏勒城。

公元75年7月,匈奴再次围住疏勒城,久攻不下,于是匈奴人切断了疏勒城的水源,没有水,人根本活不了几天,城中的水很快消耗完了,耿恭带领汉军挖井,井挖到十五丈,仍然不见一滴水,耿恭整衣下拜,祈祷上苍,保佑大汉将士,也许是感动了上天,也许是地下水要慢慢聚集才能出水,拜过后,井水喷涌而出,汉军高呼万岁,如有神助。将士们在这一刻看见了救命的泉水。可耿恭所看见的,却不仅仅只是泉水。他还看见了御敌的武器。准确地说——是心理战的武器。耿恭让士兵们一起和他把一桶桶的水抬上城头,当着匈奴军队的面擦洗城墙并淋浴,同时发出阵阵欢呼和狂笑。

匈奴人大惊,以为汉军有神助,撤围先去攻打臣服汉的车师后国,车师后国不敌,再次倒向匈奴,九月,匈奴与车师后国联军再次围住疏勒城。多亏车师后国王后是汉人,多次偷偷支援粮食,透漏计划给耿恭,才能坚守下来。但偷偷支援的粮食时有时无,没有粮食时,耿恭带领将士挖老鼠,捉昆虫来充饥,活物吃完后,大家又开始煮食皮甲,弓弦。这一坚持就是几个月。

耿恭派出部将范羌返回大汉去搬救兵。东汉朝廷展开一场辩论,有赞同救的,也有不赞同救的(汉章帝刚即位,不易出兵远征等等理由),司徒鲍昱一语定音:大汉不会扔下为帝国血战的将士,试问将士在外被敌人围困而国家不去救援,日后谁还会再为帝国血战。

于是大汉朝廷发兵七千,从武威出发,救援耿恭。而此时的耿恭,已经到了最艰难的时刻,手下不足百人,冬天到了,下雪了,将士们却没有御寒的棉衣。匈奴单于被汉军的英勇震撼了,派出使者进入疏勒城,告诉耿恭,只要放下武器投降,匈奴封耿恭为王,并且将公主嫁给耿恭。面对这么优厚的条件,耿恭毫不为动,他在城头上,当着匈奴单于的面,杀掉匈奴使者,并吃其肉,喝其血,表示自己大汉勇士绝不会投降,这就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来历。匈奴单于气疯了,再次发起了猛攻,又一次一次被耿恭打退。

公元76年1月,汉军到达柳中城,关宠部已经全部牺牲。大家发生了分歧,有人认为大雪封山,有些地方积雪过丈,翻越雪山会牺牲很多将士,而且耿恭可能也已经牺牲了。就算是救出来,付出的牺牲肯定也大于救出的耿恭部将士。值得吗?

值得吗?如果是一个数学问题,肯定不值得。

但是,前方的将士,为国家,为民族,正忍人所不所忍,受尽苦楚与艰辛。数百个日日夜夜,击败数十倍于己的敌人,使大汉的军旗还飘扬在疏勒城的上空;万里长城尚且挡不住匈奴人南下的铁骑,但他们以血肉之躯所筑起的精神长城,却抵挡住匈奴人如潮水般的进攻。耿恭部将范羌泣血请求解救疏勒城的战士,全体战士无不动容,纷纷要求追随范羌前往疏勒城,最后,分出两千人由范羌带领赶往疏勒城。

雄伟的天山山脉将车师国分割为南北两部,通往疏勒城的道路极其艰难,二千名汉军在翻过白雪覆盖的山脉,道路崎岖难行,海拔升高与冰雪使气温更低,山风呼啸,寒彻骨髓。英勇的士兵克服了种种恶劣的环境,终于穿越巨大的障碍。但是一阵大风雪,很快又使得行军更加困难,但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往前迈进一步,便离疏勒城又近了一尺。

雪花飞舞,飘飘洒洒地落在疏勒城。这是一座小而坚固的城,城墙上的箭孔刀痕,明白地告诉世人,这里曾发生过怎样的激战,城内几乎没有人,这里更象寂静的村庄。冬季的严寒,使得匈奴人撤走了,但是匈奴人相信寒冷与饥饿足以击垮这支意志坚强的军队,因为他们是人,没有食物就会饿死,没有足够的冬衣便会冻死。

耿恭的数百人的守军,在经过缺水、缺粮、缺衣以及夜以继日的战斗后,有的死于饥饿与寒冷,有的死于战场,到现在,一座城池只剩下最后的二十六人了。虽然已经是正月,但漫长的冬季似乎不退去,又一场大雪,使得积雪达丈余厚,入夜之后,一片沉寂笼罩着这片荒凉之地。“不好,有敌情——”突然城墙上观察哨响起了一声叫喊声,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耿恭从浅浅的梦中惊醒,赶忙登上城头,放眼一望,远处星星点点的火把,由远及近,分明是冲着疏勒城而来,估摸有一二千人。夜很黑,看不清对方的面孔,连穿着也看不清。这也许是最后一战了,他心里想着。“全体集合,准备战斗!”他的声音依然洪亮而坚毅。不知从什么角落里冒出稀稀拉拉的一支队伍,个个衣裳褴褛,鞋袜都磨破得不成样子,说是一支队伍,其实总共只有二十六个人、将士们引矢上弩,严阵以待,只等耿恭下达命令。

城外的那支队伍越行越近了,突然,为首的一人跳下马,持着火把,朝着城头挥手,城上的守军看愣了一下,他们的神经忽的绷紧了,难道这……不是敌军?没有人敢这样想,但是这时,城下的人开口说话了,他冲着城头挥舞着双手:“耿校尉,我是范羌,大汉帝国派遣军队来迎接校尉了”耿恭与他的士兵,日复一日地等待着,等待着,无数的日日夜夜,望穿秋水,他早已经以为此生再也无法见到祖国的军队了,但是在风雪之夜,他的老部下范羌不期而至了,而且还带来了数千人马。所有的人听清了,看清了,这真的是大汉的军队!所有的人扔掉武器,在城头上欢呼雀跃,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城头上“万岁”的呼声在不远处的山谷间回荡着。面对这最后的二十六名战士,二千名汉军官兵肃然起敬,以最高规格的军礼,表达对勇士们的最深的敬意。战士打开城门,与祖国来的军队相互拥抱在一起,禁不住热泪满面,泣不成声!第二天,耿恭与他的二十五名士兵踏上的返乡之程。

战斗还没有结束。

匈奴人很快发现汉军飞越天山,解救了耿恭的部队,北匈奴单于马上派出骑兵跟踪追击。无论是耿恭的余部还是范羌所带来的援兵,都已经疲惫不堪,必须要翻过天山脉,进入车师前国,才会相对安全。但匈奴的骑兵来得好快,他们以逸待劳,对汉军发动攻击,耿恭率领士兵一边还击,一边撤退。

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出色地阻击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到3月抵达玉门关时,耿恭部最终生还的人只有十三个。这十三个人早已形削骨立、不成人形,身上穿的也已经不能叫衣服,只能说是沾满血迹和污渍的一条条烂布片。可大汉帝国的赫赫天威就是在这样一群人的身上傲然挺立!所有人在那一刻都不约而同地发现——帝国付出重大代价拯救回来的不是十三个形容枯槁的残兵,而是一腔彪炳千古的英雄热血、一根顶天立地的民族脊梁!

中郎将郑众亲自在玉门关迎接英雄的归来,为耿恭接风洗尘,所有的人都肃然起敬,为这位浑身是胆、坚忍不拔的名将而由衷钦佩。郑众慨然上书皇帝,极力赞扬耿恭的功勋:“恭以单兵守孤城,当匈奴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前后杀伤丑虏数百千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宜蒙显爵,以厉将帅。”不为大汉耻!五个大字,至今令人动容。《《后汉书》的作者范晔,给耿恭守疏勒城给予极高的评价,义薄云天,与前汉的苏武相交辉映,范晔评道:“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嗟哉,义重于生,以至是乎!”

汉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伟大的朝代,奠定了汉人的名字,树立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尊严。在汉代,中国人第一次有了强烈民族意识。正因为如此,为国效力,成为当时人们愿为之赴汤蹈火的生命价值取向。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仅仅为此一人,七千大军不顾生死进入绝境。
编辑:世界五千年历史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