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历史上的今天——公元290年6月12日,西晋的石崇与王恺斗富

时间:06-12编辑:转载


原标题:历史上的今天——公元290年6月12日,西晋的石崇与王恺斗富

​当今一部分生活优越的人,为了博得他人的艳羡和支持,获取虚荣的满足,在网络上炫耀自己的奢华生活,成为了一种网络流行现象。其实在古代,也有炫富事件发生,只是过去没有网络,所产生的影响被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无法迅速广泛传播,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事件。最为著名的炫富事件恐怕就是晋代的石崇与贵戚王恺斗富的故事了。

历史上任何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在开创之初,都有相当旺盛的进取心和开拓精神,君民臣子群策群力,为王朝的长治久安打下深厚的根基。然而晋武帝司马炎是个例外,在结束了自东汉末年近百年的分裂动荡局面,发展生产使国家出现一片繁荣景象之后。但晚年的晋武帝渐渐满足于自己的文治武功中,贪图享受、沉迷酒色、奢侈腐化,他也学着历朝历代的亡国之君开始修建奢华祖庙和宫殿,后宫佳丽一万之多。有皇帝的带头垂范,西晋的各级官吏也不再把安邦治国济世安民放在心上,而是把全部精力用于追逐纸醉金迷、竞相斗富的荒唐生活,一时间君臣沆瀣一气,将国家搞得乌烟瘴气。石崇与国舅王恺斗富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一背景之下。

石崇是西晋渤海南皮(今河北南皮东北)人。他出身豪门,其父石苞是西晋的开国元勋。石崇二十来岁就做了修武令,为人做事都很干练。他在荆州任上时,私自与手下劫掠远来的商客,以至于积累了如山似海的财富。为了炫耀自己的豪富,石崇特地派人到全国各地采集珍贵的异花奇草,在住宅的边上造起了一个豪华园林,号为“金谷园”。其中的厕所十分豪华,不仅准备了各种的香水、香膏给客人洗手、抹脸。门口还有十多个穿着锦绣,打扮得艳丽夺目的女仆列队侍候客人上厕所。客人上完了厕所,这些婢女要求客人把身上原来穿的衣服脱下,侍候他们换上了新衣才让他们出去,换下的衣服以后就不再穿了。石崇的一个朋友,叫刘实,有一次去拜访石崇,突然感觉肚子痛,连忙去上厕所,一进厕所,见里面有一只大床,挂着漂亮的纱帐,铺着华丽的垫子。两个侍女各立一旁,手里拿着香囊。刘实连忙退出来,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进了你的卧室。”石崇听后,哈哈大笑说:“你进去的正是厕所啊!”刘实听后目瞪口呆。

王恺,字处仲。由于姐姐嫁给了司马昭,王恺被委以重任,官至大将军。据说王恺身材颀长,眉清目秀,不仅是个标准的美男子,而且还是一个聪明绝顶、出口成章、处事机敏的干练之材,他以善于敛财闻名朝野。王恺不仅善于从朝廷大吏、盐政织造及富商大贾那里聚敛钱财,而且还首倡在朝廷施行“议罪银”,收入所得,全部并入私囊,以满足自己的骄奢淫逸和好事铺张的生活需要。王恺有奴婢数千,造林苑数处,每处纵横几十里,甚至上千里。王恺一生收集了无数的珍藏。《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写到妙玉与钗、黛、宝玉一干人喝茶,他们用的茶具极其珍贵。薛宝钗用的杯子就是王恺的藏品,可见王恺的藏品有多丰富。

石崇与王恺两名富豪在洛阳已是家喻户晓,但是他们两人并不满足于此,都想把对方比下去。石崇听说王恺家里洗锅子用饴糖水,就命令他家厨房用蜡烛当柴火烧。王恺当然不甘示弱,为了炫耀自己富有,他命人在家门前的大路两旁,夹道四十里,用紫丝编成屏障。谁要到王恺家,都要经过这四十里紫丝屏障。这个奢华的装饰,引起洛阳城一时轰动。石崇为了压倒王恺,他让人用香料来粉刷墙壁,用比紫丝贵重的彩缎,铺设了五十里屏障,比王恺的屏障更长,更豪华。

这次斗富王恺又输了一着。但是他还不甘罢休,于是向他的外甥皇帝请求帮忙。晋武帝如果有帝王之风,就应该劝舅父即刻停止这种奢侈浮华的变态行为。然而晋武帝并没有这样做,反而觉得这样的比赛挺有趣,于是从府库里拿出西域某国进贡的一株价值连城的珊瑚树,高约二尺左右,命舅父拿去跟石崇争斗。王恺得此皇家奇珍后,特地请石崇和一批官员上他家吃饭。宴席上,王恺得意地对大家说:“我家有一件罕见的珊瑚,请大家观赏一番怎么样?”大家自然都想一睹此宝物。王恺命令侍女把珊瑚树捧了出来。那株珊瑚长得枝条匀称,色泽粉红鲜艳。大家看了赞不绝口,都说真是一件罕见的宝贝。

石崇不发一言返身回家中,返回时手里多了一柄铁如意。王恺对石崇这一做法大惑不解:铁如意能值几个小钱?和珊瑚树有可比性吗?王恺正在纳闷,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皇家奇珍被砸得粉碎。周围的官员们都大惊失色。王恺看到皇帝的宝物毁于一旦,当即气冲牛斗,气急败坏地责问石崇:“你……你这是干什么?”"石崇嬉皮笑脸地回道:“区区薄物,值得发那么大的火吗?”石崇立刻叫他随从把他家的珊瑚树统统搬来让王恺挑选。不一会儿,一群随从搬来了几十株珊瑚树。这些珊瑚中,三四尺高的就有六七株,周围的人都看呆了。王恺这才知道石崇家的财富比他不知多出多少倍,只好认输。后来留下一个成语叫石崇斗奢。

石崇与王恺的斗富以石崇的胜出而告终,由此石崇的豪富天下皆知。当时有一个大臣傅咸,对这一现象痛心疾首,于是上奏晋武帝说,这种严重的奢侈浪费,比天灾还要严重。现在这样比阔气,比奢侈,不但不被责罚,反而被认为是荣耀的事,这样下去对国家的长治久安不利。晋武帝看了奏章,根本未予理睬。八王叛乱时,赵王伦看中他的家财,把他杀了。行刑前石崇后悔地说:“是财多而导致杀身之祸啊!”赵王伦则直言相告:“知财多而遭杀,为什么不早一点分给大家呢?”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