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丞相诸葛亮判处车骑将军死刑:你不该让小兵用鞋底子抽你老婆的脸

时间:06-14编辑:转载


原标题:丞相诸葛亮判处车骑将军死刑:你不该让小兵用鞋底子抽你老婆的脸

蜀汉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正月,正准备六出祁山的诸葛亮忙得焦头烂额,又被气得火冒三丈,因为成都街头巷尾路边社都在报道这样一个消息:大汉天子刘禅绿了车骑将军刘琰,牵线搭桥者疑似当朝太后、吴懿之妹。

按理说即使是刘禅真的做了这件事,也不至于闹得朝野轰动尽人皆知——无论是曹操吕布还是刘备曹丕,都做过类似的事情,大家哈哈一笑了之。但是刘禅这件事闹得很大,以诸葛亮的睿智,当然一眼就看出了整个事件中都有有心人在运作:曹魏潜藏势力煽风点火,东吴卧底捂嘴偷笑,而蜀中门阀士族摩拳擦掌准备大做文章。

如果此事不快刀斩乱麻平息下去,那么刘禅就有可能能戴着无道昏君被推翻,而且很可能是诸葛亮在伐魏前线陷入胶着的时候,成都后院起火。所以丞相诸葛亮当机立断,判处车骑将军刘琰死刑:你不该让小兵用鞋底子抽你老婆的脸!

刘琰也成了后汉三国乃至整个封建社会因为家暴而被处死的最高级官员,而诸葛亮也因为这一纸死刑判决,彰显了一个优秀政治家的睿智和果决。

刘禅一时不慎闹出来的这件糗事,原本不大,而事情发酵之迅猛,不但超出了刘禅的意料,也给诸葛亮出了个难题。咱们今天先八卦一回,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扒出来,请读者诸君品评一下:这个简简单单的风流官司背后,是否隐藏着权谋斗争的影子?

这件事还得从大汉王朝的一项传统说起——在历史上是没有刘备的“蜀国”的,西川那伙人都自称大汉正统,正史一般都称其为“季汉”,“蜀”这个名字是季汉叛(降)臣陈寿强加给刘备刘禅集团的。

按照大汉王朝的规矩,每年正月,皇帝都要请大臣们吃饭,大臣也要携家带口给皇帝和太后百年,皇后出门,陪同的和赶车的,也都是三公九卿的夫人:“每岁首正月,为大朝受贺。(《后汉书·志第五》)”“皇后出,乘鸾辂,青羽盖,驾驷马,龙旗九旒,大将军妻参乘,太仆妻御。(《汉仪》)”

皇帝太后请大臣和命妇吃饭,年年吃,年年没出大事儿,但是建兴十二年却出了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儿的大事儿:车骑将军刘琰的漂亮妻子(有美色)胡氏,在皇宫里足足呆了一个月才满面春光回了家(经月乃出)。据胡氏自己说,她之所以在大汉皇宫逍遥快活一个月,是吴太后太热情了(太后令特留)。

这种事情如果放在林冲身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是车骑将军刘琰是有些痰气的(失志慌惚),疑神疑鬼之下,总觉得自己头上长了韭菜。愤怒之余,就叫手下的士卒揍了老婆一顿,而且据说还用鞋底子扇了嘴巴子。

这位刘琰是刘备的同宗发小(先主在豫州,辟为从事,以其宗姓,有风流,善谈论,厚亲待之,遂随从周旋,常为宾客),资格老,职位高(后主立,封都乡侯,班位每亚李严,为卫尉中军师后将军,迁车骑将军)。

季汉政权地盘小,权力蛋糕不够分,刘琰自然争不过诸葛亮与李严,于是刘琰“不豫国政,但领兵千馀,随丞相亮讽议而已。”自降身价表示甘心追随诸葛亮为从属的刘琰,只能在个人生活中寻找乐趣:“车服饮食,号为侈靡,侍婢数十,皆能为声乐。”估计刘琰的胡夫人应该就是这数十美女侍婢中的佼佼者上位——西川好像并没有胡姓望族。

刘琰这个车骑将军是空头的,连老战友魏延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刘琰跟魏延吵架,诸葛亮收拾了刘琰保护了魏延:“建兴十年,与前军师魏延不和,言语虚诞,亮责让之……遣琰还成都,官位如故。”

如果诸葛亮把刘琰一免到底或者带在身边,就没这事儿了。刘琰这个空头逍遥车骑将军疑心大、醋劲儿大、脾气大,下手却不够狠辣。如果他不是打了疑似出轨的胡氏一顿并赶出家门,而是一棒子要了那妇人的性命,估计连司吏校尉(诸葛亮兼任)手下的侦骑都懒得过问——当年汉昭烈帝刘备在猎户刘安加做客,吃掉了刘安的妻子,但是大家都说刘备是仁义君子,刘安也没受到处分,反而获得千金赏赐。可见在汉朝,夫人们的地位是相当低下的,一个车骑将军打老婆,打也就打了——如果没有有心人大做文章的话。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人大跌眼镜:被开除家籍的胡夫人居然到有司衙门去告状了,而有司衙门不但受理,而且马上把刘琰抓捕入狱,打了诸葛亮一个措手不及。

大家都知道,诸葛亮是一位文武全才的儒将,在他眼里,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中的“夫为妻纲”“出嫁从夫”都是必须遵守的规矩,刘琰打老婆杀老婆,都是丈夫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根本就没必要大惊小怪,更没必要把一个位次三公官居二品的车骑将军逮捕入狱。

但是有司衙门不但受理了违规的“妻告夫”,而且还给刘琰定了罪:“卒非挝妻之人,面非受履之地。”这判决书很好理解:打老婆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能让你手下的小卒子打;小卒子打主妇也可以原谅,但绝不该用鞋底子扇嘴巴子!

即使这两项罪名成立,最严重的处罚也不过就是降级罚俸。而最终的结果是“琰竟弃市。”在过去司法判决中的弃市,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热闹街头斩首示众,而且不允许收尸。打了老婆一顿,就换了来这么严重的处罚,人们不仅对诸葛亮做事的公正性产生了怀疑。

有人辩解说这件事诸葛亮无关,这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诸葛亮如此判决,正体现了他的政治智慧,把一场有心人掀起的风波轻松平息。

大家都知道,当时季汉政权的实际话事人是诸葛丞相,一个打二十军棍都要亲自过问的人不点头,谁敢杀正二品车骑将军刘琰?当然,诸葛亮不在成都之说也站不住脚:即使诸葛亮已经上了前线,后方要杀车骑将军,也必须向他请示汇报。而按照《三国志》的记载,诸葛亮当时正在成都为六出祁山厉兵秣马,刘琰被杀,在诸葛亮出征之前。

我们之所以说诸葛亮快刀斩乱麻杀掉刘琰是极其英明睿智之举,要从事件的很层次背景来分析:一个疑似人品作风都有问题的妇女,哪里来的胆量状告位比三公的车骑将军?即使她敢告,涉及皇帝和车骑将军的风流案件,有司衙门又怎么敢受理并公开审判?

这摆明了是西川门阀士族要给刘禅集团难堪,而且有没有曹魏势力煽风点火,即使诸葛亮真的神机妙算,也难以下定论。更为重要的是刘琰这家伙神经也不正常,如果真的审理起来,没准会爆出什么猛料呢。所以出征在即的诸葛亮只能快刀斩乱麻:将刘琰立即斩首,此时就此翻篇儿,往后谁也不许再提!

其实诸葛亮如此处理,正彰显了杰出政治家的睿智和果决,如果只是幼稚地探寻什么“真相”,那么刘氏集团就有被赶出西川的危险。读者诸君请替诸葛亮想一想:如果此案不快刀斩乱麻,而是刨根问底拔出萝卜带出泥,那会对三国形势产生怎样的影响?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