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永生说钱系列:海昏侯墓为什么会出土那么多的钱币?

时间:06-18编辑:转载


原标题:永生说钱系列:海昏侯墓为什么会出土那么多的钱币?

图为海昏侯出土的钱币

图片来源:网易重庆

2015年11月14日,备受世人瞩目的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1号主墓室,在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的镜头下慢慢地被打开了。

这是一座还没有被盗掘的汉代诸侯王级别的墓,世人都对它充满了期待。即便如此,打开主墓室后,所出土的文物数量之多、规格之高、制作之精,还是超出了世人的想象。

尤其是出土了多达200余万枚、重达10余吨的五铢钱,以及金饼285枚、马蹄金48枚、麟趾金25枚、金版20块,总共378枚,这些黄金的纯度都在99%左右,更是震惊了世人。这是一次有关汉代五铢钱以及金币的重要发现,也是迄今为止汉墓考古中,发现金器数量最多、种类最多的一次。

有人可能要问:这墓的主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如此富有?随葬的五铢钱以及黄金甚至都超过了帝王,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需要从墓主人的身世说起。

海昏侯墓属于计划外的抢救性挖掘,因为盗墓者已经踩好点并开始清理泥土,在还没有触及墓室之前,被文保人员给发现了,文物部门于是组织考古工作者进行了抢救性发掘。专家根据现场的考证,认为墓葬的规模属于诸侯王级别的,墓主人很可能是海昏侯刘贺。打开墓室在清理随葬物时,因为发现了刘贺的印章,由此证明专家的推论是正确的。

那刘贺是谁?他为什么会葬在南昌?墓中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五铢钱以及黄金呢?

这与刘贺的出身以及跌宕起伏的悲剧身世有关。

刘贺是汉武帝众多孙子中的一位,五岁时继承父亲的爵位,成为封国在山东巨野的第二任昌邑王。汉昭帝去世之后,因为没有子嗣,刘贺就以昌邑王的身份,被主持朝政的大将军霍光迎入长安即位,成为了新的皇帝。

但是,刘贺刚当上皇帝还不到一个月,又被霍光给废了。这又是为什么呢?

据说刘贺在位仅仅27天,因为做了1127件荒唐失礼的事情,霍光就以“荒淫迷惑,失帝王礼谊,乱汉制度”的名义,废了刘贺的帝位并将他遣送回了他的封地昌邑。

实际上,这是因为霍光发现刘贺不好控制而给他安的罪名,是一场残酷的政治斗争。因为一个刚当上皇帝的成年人,怎么可能在27天内做出1127件荒唐失礼的事。也就是说已经当上皇帝的刘贺,要在随后的27天里,算上睡觉、吃饭的时间,平均一个半小时内就要做一件失礼的事。这怎么可能呢?因此说这是霍光给刘贺安的欲加之罪。

霍光废了刘贺之后,又改立汉武帝的曾孙、戾太子刘据的孙子刘询为皇帝,这就是汉宣帝。汉宣帝后来发现刘贺对自己的帝位不再构成威胁之后,于是“封故昌邑王贺为海昏侯”,将刘贺从山东昌邑移居到了位于今天江西省南昌市的豫章国,并且封他为“海昏侯”。

刘贺原来是昌邑王,先被霍光立为皇帝,不久又给废了,仅仅27天就从天下至尊的皇帝一下子变为了一介平民百姓。直到汉宣帝后来封他为“海昏侯”,才又恢复了诸侯王的身份。他这一生真如坐过山车一般,经过跌宕起伏后又回到了原点。

但是,汉宣帝为什么要封他为“海昏侯”呢?这可能有政治上的象征意义:

“昏”字在这里,可能与霍光所指责刘贺的“昌邑王行昏乱,恐危社稷”中的“昏乱”有关;

“海”字在这里,与作为自然地理概念的“海”可能无关,其原本的真实涵义,或许是“晦”字,由“日”与“每”组合,表示太阳被雾气或阴云笼罩,有“昏暗”的意思,用以借指刘贺行为上的“昏暗”。

刘贺与刘询(汉宣帝)都是汉武帝的后人,一位是孙子,另一位是曾孙,辈分上相差一辈。似乎正是因为这一点,决定了他们的命运必将跌岩起伏、荣辱不定而富有传奇。所不同的只是两人命运起伏的峰谷却正好相反。当五岁的刘贺,继承他父亲的爵位而被封为昌邑王时,尚在襁褓中的刘询却因为父亲受巫蛊之祸而系身牢狱之中。但是,等刘贺以“行淫乱”的罪名被废去帝位之后,继位的又正是已沦为平民的刘询。而冥冥之中掌握刘贺与刘询命运起伏的造物主,就是霍光。

霍光是霍去病同父异母的弟弟。霍去病因为在讨伐匈奴的战争中曾经立下了赫赫战功且英年早逝,汉武帝非常为他惋惜,于是爱屋及乌,就将对霍去病的宠爱延续到了霍光的身上。汉武帝不但提拔重用霍光,临终之际又委任他辅佐汉昭帝,行周公之事。霍光于是“立帝废王,权定社稷”,前后秉政20年。但是,正如老百姓所说,管得了身前,却管不了身后,霍光死后仅仅4年(元康二年,前64年),他的整个家族就被汉宣帝给满门抄斩了。刘贺又过了5年(神爵三年,前59年)才去世,他不但看到了霍光的死,更看到了霍氏家族的覆灭。从这一点上,可以说刘贺笑到了霍光的后面,多少算是对他的一点安慰吧!

刘贺与刘询不同的政治命运,除了霍光的因素之外,他两不同的人生经历也是一个重要的决定因素。

刘询因为曾经有过平民的生活经历,《汉书》说他“具知闾里奸邪,吏治得失”,意思就是他知道社会的险恶和人情的冷暖。这是刘贺那种“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未尝知忧,未尝知惧”的皇族子弟所不具备的政治素质。因此,在与权势空前的霍光的博弈中,刘贺仅仅27天就败下阵来,被废弃了。而冷静有为的刘询则懂得韬光养晦,最后做到了政治上的有所作为。他在位25年,主张“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对西汉后期的历史进步贡献很大。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我们或许可以说,正是刘贺的悲剧,才成就了历史上的昭宣中兴。

了解了墓主人海昏侯刘贺的身世,我们基本上已经算是部分回答了墓中出土这么多五铢钱以及金币的原因。但是,这里还需要再补充一点的是,当年太后决定将刘贺遣返回昌邑封地时,将原来属于昌邑王的财产都还给了他。因此,刘贺继承了大量的财物。又因为刘贺是政治斗争中被废的皇帝,大家都觉得他很委屈。所以,死后更是随葬了大量的财物以及货币,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里不至于物质上窘迫,仍然能够过上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帝王般的生活。

这虽然解释了墓中随葬200余万枚五铢钱以及众多黄金的原因。但是,却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即黄金除了有金饼、金版这种传统的形制之外,为什么另外还有铸造成马蹄、麟趾的形状,即所谓的马蹄金、麟趾金?这又是为什么呢?

实际上,这与汉武帝于太始二年(前95)对黄金的形制所作的一次改革有关。这正是下一个故事所要讲的内容。

《三千年来谁铸币》

王永生 著

中信出版集团

王永生简历:

1966年9月出生,副研究员,现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直属事业单位中国钱币博物馆研究信息部主任、中国钱币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博物馆协会钱币与银行博物馆委员会秘书长。

学术兴趣广泛,研究领域涉及:中国货币史、中外货币文化交流、白银的货币化、丝绸之路东西文化交流史、中亚历史及民族史,国内外公开刊物发表论文100余篇。

(1)出版学术专著7部:

《新疆历史货币--东西方货币文化交融的历史考察》(中华书局2007年8月出版);

《钱币与西域历史研究》(中华书局2011年2月出版);

《中国货币史话》(系列丛书4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入选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发布的2016年8月份“中国好书”,2017年9月又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推荐的第二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普及图书名单);

《三千年来谁铸币:五十枚钱币串联的极简中国史》(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出版,入选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发布的2019年2月份“中国好书”)。

(2)受邀作为顾问与北京电视台海外节目中心合作,2015年9月策划指导了《融通之路》十集大型纪录片,2016年12月19日在北京卫视播出。

(3)应邀策划组织了2017年7月21至26日《乌孙古道》综合科考活动,从新疆拜城县黑鹰山出发,翻越天山抵达特克斯县,对沿线的古道进行了综合科考。中央电视台第十频道“探索与发现”栏目分两集于11月23、24两天做了报道。

本文已经获得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