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格瓦拉为何走上革命道路:眼睁睁看着一个国家被美国毁灭

时间:07-20编辑:转载


原标题:格瓦拉为何走上革命道路:眼睁睁看着一个国家被美国毁灭

1953年年底,刚刚25岁的阿根廷年轻人切·格瓦拉来到危地马拉。这是他的第二次南美漫游之旅,第一次发生在1951年。

格瓦拉的父亲埃内斯托政治上信仰左派,在那个时代,所谓的左派指的是倾向于苏联阵营的的派别。格瓦拉在老爹影响下,思想上同情那些穷人,仇恨富人。实际上,格瓦拉的家庭就属于富裕阶层,他自小就衣食无忧。

格瓦拉这张照片风靡世界

第一次南美之旅,格瓦拉这个医学生曾经作为志愿者帮助麻风病人。然而,让他感触最深的却是他在南美大地上看到的普遍的贫穷。他看到了因为缺钱而无法接受治疗的儿童,看到了有人因为长时间遭受饥饿和惩罚而陷入昏迷,看到了一位贫穷的父亲面对儿子的死亡完全无动于衷。格瓦拉觉得自己应该为他们做点事情。

1953年,当格瓦拉第二次漫游南美时,他开始寻找拯救南美的道路。他一路走过了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巴拿马,哥斯达黎加, 尼加拉瓜, 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却始终没有得到答案。然而,抵达危地马拉后,格瓦拉眼睛一亮,他仿佛找到答案。

格瓦拉(右)当志愿者帮助麻风病人

此时的危地马拉正处在一个重大的改革中,总统哈科沃·阿本斯·古斯曼在1950年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上台后,就开始推动改革。这个改革的核心就是土地改革。

与我们的土改不同,阿本斯的土改是通过赎买的方式来获取土地。根据阿本斯政府颁布的900号法令的规定,任何一个个人或组织,如果拥有土地超过673英亩,那么这片土地中的闲置地块将被征用;如果拥有土地在224英亩到672英亩之间,而且这块土地闲置地块面积超过三分之二的,那么闲置的土地也将被征收。

哈科沃·阿本斯·古斯曼

危地马拉政府使用国家债券支付被征收土地的费用,而征收上来的土地将分配给无地贫民。为了能让这项改革顺利执行,阿本斯先拿自己老婆开刀,将她拥有的1700英亩征收了。

格瓦拉到达危地马拉的时候,土改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格瓦拉眼睁睁看着许多危地马拉贫民在土改后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实际上,危地马拉的土改也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截止1954年6月,一共有140万英亩的土地被征用,50万贫民得到了土地,占危地马拉全国人口的六分之一。分到土地的贫民还得到了政府的低息贷款,从而有资金购买农具和物资用于农田生产。

格瓦拉

危地马拉全国农业生产效率得到提高,农业机械使用量增多,耕地面积得到增加,乡村道路的修建量也得到增加,贫民生活发生了巨变。格瓦拉认为危地马拉所走的道路可以解决南美的贫困,他打心眼里赞叹危地马拉的成就。

然而,危地马拉的土改之路在1954年戛然而止,因为阿本斯得罪了美国人。

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

说起来丢人,当时危地马拉国内拥有最多土地竟然不是危地马拉本地人或者本地的公司,而是美国联合果品公司。这家公司常年在不发达国家种植水果产品,然后卖到欧美发达国家,从中挣取差价。

在危地马拉,联合果品公司不仅拥有大量土地,还拥有铁路和港口,当时危地马拉通往大西洋的唯一港口巴里奥斯港就属于联合果品公司。到了1950年这家公司年平均利润达到了6500万美元,是危地马拉政府年收入的两倍。

然而,900号法令下达,联合果品公司损失惨重。他们在危地马拉拥有55万英亩土地,仅有15%用于耕种,因此闲置的47万英亩土地都在征收的行列。尽管危地马拉政府支付的土地赎金是联合果品公司购买土地价格的两倍,但是公司仍然认为他们本来可以从这些土地中得到更多的收入,如今危地马拉的土改严重侵犯了他们公司的利益。

联合果品开始在华盛顿进行游说,从国会到政府高官,联合果品花费了50万美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他们说动了国务卿约翰·杜勒斯,他向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提出了推翻危地马拉政府的建议。

约翰·杜勒斯

约翰·杜勒斯曾是联合果品的律师,他弟弟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是联合果品的董事会成员,联合果品前CEO托马斯·卡博特是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国际安全事务主任,联合果品公关主管的老婆是艾森豪威尔的私人助理。所以,联合果品在这一届美国政府中的人脉极广,他们的诉求很容易就得到艾森豪威尔的支持。

除此之外,美国人还认为危地马拉正在迅速向苏联阵营靠拢,尽管阿本斯的土改仍然使用资本主义的方式,但是美国人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味。而在美国停止对危地马拉的武器出口后,危地马拉迅速从来自苏联阵营的捷克斯洛伐克得到了武器补充,这更让艾森豪威尔觉得,危地马拉真的将成为美国的威胁,他要消灭当前的这个危地马拉政府。

中情局前局长艾伦·杜勒斯

中央情报局找到了当时流亡洪都拉斯的卡斯蒂略·阿马斯。阿马斯是危地马拉的前空军司令,因为政变失败被捕,后来越狱后一直呆在洪都拉斯。阿马斯一直想方设法要杀回危地马拉,他曾经对美国人说,只要给他武器,他就可以掀翻危地马拉。

然后美国人给了阿马斯很多钱、很多武器,阿马斯就真的掀翻了危地马拉,掀翻了阿本斯总统的政府,阿本斯被迫躲到了墨西哥大使馆,他的土改也就此结束。

叛军首领阿马斯

目睹了这一切的格瓦拉悲愤不已,他甚至参加了支持阿本斯总统的游击队,但是阿本斯被迫流落海外以后,游击队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不过格瓦拉通过危地马拉这件事也看清了几件事,一是资本主义对于弱势人群弱势国家的伤害,危地马拉可以说就是死在联合果品公司手里;二是美国的霸权对于这个世界的伤害,只要美国人看不顺眼,谁都会瞬间被灭;三是看到了暴力革命的必要性,阿本斯手中就是缺乏暴力的资本,所以才顷刻倒台。

不久之后,觉醒的格瓦拉碰上了卡斯特罗兄弟,后来就做成了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事业。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