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他是汉朝第一权臣,王莽霍光跟他比都算小字辈,一生拥立三个皇帝

时间:08-13编辑:转载


原标题:他是汉朝第一权臣,王莽霍光跟他比都算小字辈,一生拥立三个皇帝

看到这个标题的第一眼起,你会想到谁呢?是霍光,还是王莽,或者说是董卓?要我说,上面这三个人和下面这个大佬比,还是差了不止一筹。不管是霍光,王莽,还是董卓,都不过是曾经废立过一位皇帝,拥立了一位新皇帝或者自己取而代之,但这都不能算的上什么,下面这个大佬,毒杀过一个皇帝,拥立过三个皇帝,宗族亲戚更是遍布朝野上下,官职在身者不计其数,《后汉书》记载:“冀一门前后七封侯,三皇后,六贵人,二大将军,夫人、女食邑称君者七人,尚公主者三人,其余卿、将、尹、校五十七人。”没错,他就是横行大汉天下长达二十多年的大汉第一权臣——梁冀

说起梁冀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不过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估计大家立刻就能想起来了,话说大汉质帝幼儿聪慧,看见梁冀所作所为嚣张跋扈大为不满,有一次当着梁冀的面指斥他为“跋扈将军”,而梁冀对此十分忌恨,因此暗地里派人下毒,毒杀了皇帝。梁冀便是那个历史上著名的“跋扈将军”,而他的赫赫权势并非自己一手夺取得到的,完全是继承了父祖宗族的荣光从而含着金汤匙出生,窃居高位。他的父辈都是德行优秀,富有操守气节之人,反而到了他这里不知为什么突然基因突变,成了一个凶狠,贪婪,暴力和好色的人。

梁冀青年时期就敢瞒着父亲梁商截杀说他坏话的洛阳令吕放,吕放还是他父亲的好朋友,他杀完了人还把此事栽赃陷害在吕放的仇家身上,并且把吕放的宗族派人全部杀光来掩盖此事。一个人还在青年时期,其父管教之下就敢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举动,我也不知梁商的家庭教育是哪里出了偏差,当然了,提及此事只是为了给大家说明一下梁冀此人天生的残暴,为他以后做的事埋下了伏笔。

当然了,这种事都干出来了,私下里截留他爹献给皇帝的美人也就不足为奇了。在其父死后的日子里,他继承父亲的位置成为了位高权重的大将军,并且拥立了冲帝,质帝,桓帝三任皇帝,毒杀了质帝,诛杀了和自己一同辅政的太尉李固,杜乔,大权独揽。然后梁冀就转身投向了他热爱的房地产行业,我也不知道在两千年前那个地广人稀的时代,梁冀就爱上了房地产行业,莫非他也能预知未来?知道21世纪炒房是个热门活动?为了享受,梁冀建造了堪比皇宫的亭台楼阁,山间别墅,并且在自家后花园的大片山野里养了不少宠物。就连一只小白兔身上,也要刻下“梁冀大将军的宠物”标记,只要有人敢伤他们一根寒毛,立刻就处以死刑。有个西域胡人不懂事杀了只大将军家的小白兔,被连坐致死的多达几十号人。我觉得现在的这些什么爱猫爱狗人士可能和梁冀大将军会很有共同语言,毕竟大家都是一言不合就是把狗命放在人命之上的。

所以被梁冀拥立的最后一位皇帝,也是东汉的倒数第三位皇帝(少帝刘辩在位太短,一般不纳入计算)——汉桓帝。桓帝我们都知道,他是被诸葛亮作为大汉反面教材之一来教育刘禅,所谓“亲小人,远贤臣,此大汉所以倾颓也”骂的就是汉桓帝。说来搞笑,按照桓帝这么窝囊的性格,我觉得他可能到死都不敢拥有和梁冀大将军对抗的勇气,《后汉书》记载“帝逼畏久,恒怀不平,恐言泄,不敢谋之。”,但是突然他居然就奋起反抗成功的杀掉了梁冀,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梁静茹吗?不可能啊,两千年前梁静茹的祖宗都不知道还在哪儿呢,那么到底是谁导致的桓帝奋起反抗,纵横大汉官场二十年的大将军梁冀惨遭杀害呢?

说来可笑,虽然梁冀骄横跋扈已久,而桓帝也已经不满了很多年,但始终不敢有什么密谋,直到一件事终于引爆了桓帝的怒火。

话说这大汉皇宫掖庭之中都是为奴为婢之人,有个女人她本来是掖庭署人邓香的老婆,在生了一个女儿之后邓香就死了,于是他就改嫁给了梁纪,梁纪又是何人呢?他乃是梁冀的悍妇老婆孙寿的舅舅,孙寿给梁纪面子,就带着这个女人为邓香生下的女儿入掖庭见了皇帝,被桓帝宠幸封为了贵人,我们就暂且称这位美女为邓贵人。而这大将军梁冀呢,听说这事以后,就想把这邓贵人收为自己的干女儿,改她的姓为梁,这样的话,桓帝宠幸的女人是自己的干女儿,自己的地位岂不是就稳如泰山了?但是这邓贵人有一个姐夫邴尊当时也在朝堂为官,梁冀担心他也为了权势不肯让邓香女儿改姓。

要说一般人的话,估计也就和对方亲戚商量商量,实在不行送点小礼物表示表示,奈何这梁冀脑回路着实是不一样,他觉得邴尊挡了他的路,他就直接派人刺杀邴尊,杀了邴尊也就罢了,他还想连着人家邓贵人的妈妈一起杀了,那么多刺客围杀,这哪能不惊动旁人啊,住在隔壁的中常侍袁中赦一看隔壁家什么状况?恐怖分子袭击吗?这么多人?赶紧敲锣打鼓提醒隔壁,你家要出人命了!赶紧跑啊!邓贵人母亲转过头一看这么多人,吓坏了,赶紧跑,一路飞驰就跑到桓帝跟前告状了,声泪俱下的说道:“女婿啊,梁冀那小子欺人太甚啊!竟然光明正大的派人刺杀你的丈母娘,分明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啊!”

《后汉书》记载:“时猛(邓贵人的名字)姊婿邴尊为议郎,冀恐尊沮败宣意,乃结刺客于偃城,刺杀尊,而又欲杀宣。宣家在延熹里,与中常侍袁赦相比。冀使刺客登赦屋,欲入宣家。赦觉之,鸣鼓会众以告宣。宣驰入以白帝,帝大怒。”桓帝当时就怒了,平日里看你厉害敬你三分也就罢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想骑到我头上来作威作福?泥人还有三分火气,真当我汉桓帝一点儿脾气没有任你搓圆捏扁?

奈何这满朝文武都是梁冀的人,自己连个可以与之共谋的人都没有,桓帝那叫一个憋屈啊,在后宫,自己的梁皇后就是梁冀的眼线,在大殿,到处都是梁冀插的真眼,桓帝毫无办法,就这样一直熬啊熬,皇天不负有心人,皇后死了!桓帝一下子在后宫没人监视,赶紧假装去上厕所,屏蔽掉了下人,偷偷把平时自己暗中笼络的心腹宦官唐衡叫过来一起上厕所,一边上厕所一边问他:“这后宫里和大将军关系不好的都有哪些人啊?”没办法,和外臣联络太容易暴露,一旦事泄必然死无葬身之地,只能和皇宫里当值的宦官们密谋,他们就在身边,不容易泄密,可见当时桓帝之艰苦。

唐衡就说了:“之前单超,左悺去拜访梁冀的弟弟河南尹梁不疑,因为礼物简单,就被下了洛阳大狱,这两个人亲自登门道歉才被赦免,所以他们心里肯定十分怨恨梁家人;而徐璜,具瑗平日里就看不惯骄横跋扈的梁冀,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桓帝这下子就下定决心了,招来单超,左悺,徐璜,具瑗再加上唐衡五个人,组成了反梁联盟,桓帝狠咬了单超手臂一口,把手臂咬出血盟誓,谁也不敢留下任何文字信息,害怕梁冀发现,只能如此简单的“歃血为盟”。

虽然严加防范,但是单超这几个人天天有事没事就往桓帝身边凑,这迹象还是引起了梁冀的怀疑,于是派张恽入宫当值,监视皇帝动向,以防不测。具瑗二话不说就让人把张恽抓了,你这小样还想告密?你简直想多了。桓帝于是到大殿之上,召集近臣尚书台的所有尚书,让他们把所有兵符全部拿到桓帝手上,再让具瑗手握虎符带兵与司隶校尉张彪包围了梁冀的家,梁冀和他老婆孙寿当场被要求自杀,宗族数百人全部下诏狱,不分男女老少全部砍头。朝廷公卿,地方刺史,被罢免斩杀的多达几百人,以至于朝廷上班开会都没人了。

《后汉书》记载:“帝因是御前殿,召诸尚书入,发其事,使尚书令尹勋持节勒丞郎以下皆操兵守省阁,敛诸符节送省中。使黄门令具瑗将左右厩驺、虎贲、羽林、都候剑戟士,合千余人,与司隶校尉张彪共围冀第。使光禄勋袁盱持节收冀大将军印绶,徙封比景都乡侯。冀及妻寿即日皆自杀。悉收子河南尹胤、叔父屯骑校尉让,及亲从卫尉淑、越骑校尉忠、长水校尉戟等,诸梁及孙氏中外宗亲送诏狱,无长少皆弃市。不疑、蒙先卒。其他所连及公卿列校刺史二千石死者数十人,故吏宾客免黜者三百余人,朝廷为空,唯尹勋、袁盱及廷尉邯郸义在焉。是时事卒从中发,使者交驰,公卿失其度,官府市里鼎沸,数日乃定,百姓莫不称庆。”

至此,纵横大汉二十余年的最大反动集团势力梁冀家族全灭,然而大汉并没有就此走上正轨,反而因为桓帝个人欲望的放纵,宠幸的单超五人继续延续着梁冀凶狠独裁,贪财腐败的风格,使得大汉江河日下,直至灭亡。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