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刘禹锡最著名的五律,豪放旷达,借古讽今,堪称咏史诗中的经典

时间:08-13编辑:转载


原标题:刘禹锡最著名的五律,豪放旷达,借古讽今,堪称咏史诗中的经典

刘禹锡性格旷达,诗风豪放,称之为"诗豪",为后世留下了很多经典的诗篇,尤其咏史诗,很是别具一格。那首《西塞山怀古》:"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道尽了历史风烟、光阴流转、人世沉浮、山河更替,是史上七律中不可多得的名篇。刘禹锡还有一首五律,也是怀古诗,也很脍炙人口,就是这首著名的《蜀先主庙》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

凄凉蜀故妓,来舞魏宫前。

三国时期,蜀汉立国两代——先主刘备、后主刘禅。"蜀先主庙"就是刘备的祠庙。这个祠庙不是今天成都的武侯祠,因为武侯祠本就是刘备和诸葛亮的合祠,里面有汉昭烈庙,就是俗称的刘备殿。刘禹锡写的这个"蜀先主庙",是在重庆奉节的白帝城。公元222年,刘备伐吴大败,退守白帝城,病逝永安宫,于是白帝城就建了这个刘备庙,也就是本诗所写的蜀先主庙。

首联:开篇即挺拔突兀,境界宏阔,给刘备做了个总体的评价。什么评价呢?那就是"天地英雄"。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时曾说过"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当时刘备落魄,依附曹操,但曹操却能慧眼识英雄。后来的历史事实证明,曹操的判断是非常正确的。

在东汉末年那个弱肉强食的乱世,织席贩履出身的刘备能够建立基业,实属不易。他开辟的蜀汉,与孙吴、曹魏三足鼎立,刘备确实担得起"天地英雄"的称号。那为什么不是"天下英雄气"?而是"天地英雄气"呢?因为和天下相比,"天地"是一个更广阔的空间,它是说刘备的英雄之气充盈于天地之间,至大无垠,这样也才配得上下一句的"千秋尚凛然"。

刘备和刘禹锡相隔六百多年,但刘禹锡觉得,刘备的英雄之气充塞六合,万古长存,即使相隔千年仍凛凛如生,让人肃然起敬。"天地"是一个无限的空间概念,"千秋"则是无限的时间概念。从空间到时间两个层面,就给刘备的一生做了定性——天地英雄,浩气长存。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英雄,正是有了这些"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的人物,才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挺直了脊梁,傲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颔联:用"三足鼎"对"五铢钱",真是浑然天成,堪称神来之笔。"三足鼎",即"三足"鼎立中刘备分得"一足",才形成三分天下之势;"五铢钱"则是汉代的一种货币,汉武帝时开始铸行,后来王莽篡位被罢废,再后来"光武中兴","五铢钱"又恢复使用,可以说,这"五铢钱"就是汉朝的象征。而刘禹锡则化用了:"黄牛白腹,五铢当复"的汉末童谣,暗指刘备恢复汉室的勃勃雄心。

刘备的势力在于三分天下,而功业在于恢复汉室,二者结合在一起,就把刘备的英雄形象搭建的非常完美。如果只有"势分三足鼎",那刘备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割据军阀;而加上"业复五铢钱",刘备的功业就有了理想做支撑。这样的刘备既有英雄之业,也有英雄之志,刘备的形象就更丰满了,也更让人敬重了。

前两联写盛德,写功业,下两联则写人事,写业衰。

颈联:从功到败。刘备为什么能建立强大的基业呢?因为他知人善用。"三顾茅庐",不仅得遇诸葛亮隆中对策,更让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才成就了蜀汉开国、三分天下的功业,更有了"君臣鱼水"的千秋佳话。但刘备长于用人而短于教子,后主刘禅昏庸无能,亲小人远贤臣,最后葬送了蜀汉河山。

颔联两句,一褒一贬,而在这褒贬之间,寄托了诗人多少深沉的感叹啊!而这一联在结构上还是个过渡联,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得相能开国"是承上;"生儿不象贤"则是启下,怎么启下的呢?

尾联:感叹后主的不肖,也就是"生儿不象贤"的结果。刘禅降魏后,被迁到洛阳,封为安乐县公。一日,曹魏太尉司马昭在宴会中,故意让蜀国女乐表演歌舞,旁人都为后主难过,但刘禅却谈笑自若,还说出了"此间乐,不思蜀"的无耻之语。作为一国之主,国破家亡,连妇人、女子都不能保护,这是多么凄凉啊!而刘禅眼见柔弱被辱,却不知廉耻,麻木不仁,这怎不让人感到凄凉呢?这样的凄凉更加深了人们对"生儿不象贤"的感慨:先主如此英雄,却生下如此不肖儿子,以至于功业成灰,又怎不令人感慨良多呢?

刘禹锡仅仅是在感慨刘备和蜀汉吗?不是,他也在感慨自己所处的唐朝。唐朝当年也有过繁荣鼎盛的"贞观之治"、"开元盛世",也有过英武的唐太宗、唐玄宗,也有过房玄龄、杜如晦、姚崇、宋璟、张说、张九龄等一代贤相。可后来的皇帝却不能发扬祖上的辉煌业绩,不会识人用人,反倒纵容宦官打击刘禹锡等革新派,国势日益衰退,那这不也是"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吗?长此以往,是不是也会有"凄凉蜀故妓,来舞魏宫前"的后果呢?

刘禹锡志向远大,年轻时就积极参加中唐的政治改革,并成了"永贞革新"的骨干人物。"永贞革新"失败后,他备受打压,遭受了二十三年的谪贬流放生活。唐穆宗长庆年间,刘禹锡被贬为夔州刺史,而白帝城在唐朝隶属夔州,刘禹锡又是刘备后人。文人好古,英雄相惜,于是他登上白帝城的刘备庙,抚今追昔,感慨万端,一篇大气苍茫,千古传唱的《蜀先主庙》就这样诞生了。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