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鲁智深对待不爽利之人的禅法

时间:08-31编辑:转载


原标题:鲁智深对待不爽利之人的禅法

鲁智深上了桃花山,在李忠的说合下,和小霸王周通尽弃前嫌,和好如兄弟。鲁智深还把桃花村老太公的事处理好了,不让小霸王周通强娶老太公家的女儿。周通折箭为誓,不再强迫老太公嫁女。鲁智深在桃花山住了几天,见李忠、周通不是爽利之人。他们不慷慨,做事悭吝,鲁智深看在眼里,嘴上只说要告辞。

鲁智深眼见着人家对他嘴上叫哥哥,实际上不冷不热,舍不得给他什么好吃好喝,不让他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还不给他大秤分金银,哪里还是什么兄弟?李忠和周通的本事都不如鲁智深,鲁智深打抱不平,坏了小霸王周通的婚事,还打了周通一顿,让周通叫苦不迭。虽说李忠后来和鲁智深相认,请他上山,可是鲁智深已经落发为僧,遁入空门,他不想落草,他还要赶路到东京大相国寺去谋个职位。他本无心在桃花山住下去,看到李忠、周通不爽利,就要走。

李忠和鲁智深先前就认识,属于故交,两人相认本没什么罅隙。可是小霸王周通被鲁智深打了,他要李忠给自己报仇,李忠不但没报仇,反而做起中间人,让周通和鲁智深相认,不再打架为仇。周通嘴上不说什么,心里总是觉得有些别扭。白吃他一顿打,还得叫他哥哥。虽然古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但是毕竟自己挨打了,那顿苦楚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可是又怨得了谁呢?谁叫他半夜强娶民女,还摸着鲁智深的肚皮以为是美女呢?他肯定不愿意拿出最好的东西招待鲁智深。他大哥是打虎将李忠,和他一起落草。李忠本是江湖打把势卖艺的,先前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当然也要掰着手指头算着花,不愿意慷慨招待客人。再说,鲁智深到桃花扇是来说事的,好像还有求于他们两位寨主,他们当然要有点拿大了。到了桃花山,一切由他们两位做主,叫鲁智深吃什么就吃什么,叫他喝什么就喝什么,鲁智深做不得主,当然碍于面子,也不能说什么。况且,鲁智深到桃花山,以他的本事足可以踏平桃花山,要是他在这里住下不走了,一起落草为寇,那么,李忠和周通都要尊他为大哥,让他坐第一把交椅。鲁智深的存在无疑是对他俩地位的一种威胁,他俩也不愿意鲁智深常住下去,又不能赶他走,就只能表现得不爽利,悭吝一些。

鲁智深是个爽快之人,哪能见得了那个?他的处理方式就是一种武禅法————打他娘的。李忠、周通两个人说,明天到山下打劫,得到多少都送给鲁智深做路费。第二天,山寨杀羊宰猪,安排宴席。李忠和周通命人摆放金银酒器,正要喝酒,小喽啰报告说,山下有两辆车和十几个人。李忠和周通让两个小喽啰服侍鲁智深,他俩下山去抢劫,要把抢劫来的钱送给鲁智深。当然,那两辆车上也不一定就有什么金银财宝,如果山下不来两辆车,那么李忠和周通就不会给鲁智深多少钱财做路费的。鲁智深感觉不对劲儿,他寻思道:“这两个人好生悭吝。见放着有许多金银,却不送与俺,直等他去打劫得别人的送与洒家。这个不是把官路当人情,只苦别人。洒家且教这厮吃俺一惊。”他叫两个小喽罗近前来筛酒吃。刚吃了两盏,跳起身来,两拳打翻两个小喽罗,便解搭膊,做一块儿捆了,口里都塞了些麻核桃。他取出包来,拿了桌上金银酒器,都踏扁了,包在一起。胸前度牒袋内藏了智真长老的书信,跨了戒刀,提了禅杖,顶了衣包,便出寨来。可以说,他的思考不无道理。李忠和周通山寨有金银,还用金银酒器招待鲁智深,明显是在摆阔,但又不送给鲁智深,只说是劫了山下的浮财送给他。他俩根本没把鲁智深当成过命的朋友,也没把他当贵客,只是惧惮他的威风。鲁智深可不管哪一套,对待他们两个不爽利的土匪,直来直去最好,打他个直娘贼!

打完就抢,抢完就跑。滑稽的是,李忠和周通两个土匪去抢钱,山寨反而被鲁智深抢了。鲁智深抢了土匪的钱财,虎口夺食,做得爽快。他到后山一望,都是险峻之处,又没深草躲藏。他不到山前下去,怕和李忠、周通撞见,就把戒刀和包袱拴在一起,扔下去,又把禅杖扔下去,蜷起身子往下一滚,骨碌碌滚到山脚边,并无伤损。鲁智深捡起东西,大踏步向东京进发。李忠和周通抢劫回来,见到小喽啰被绑,问明情况,他俩一口一个贼叫着。周通说:“这贼秃不是好人。倒着了那厮手脚。却从那里去了?”又说:“这秃驴到是个老贼。这般险峻山冈,从这里滚了下去。”李忠要去赶,周通不让去,他说即使赶上了,两个人又打不过他,日后倒不好见面。常言道“贼去了关门。”他们本身就是贼,还说什么鲁智深是贼秃,到底谁才是贼,谁才是坏人?一时倒难以分辨了。

鲁智深对待他们两个不爽利之人,一路打下去,爽利至极,以贼制贼,不失为一种禅法。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鲁智深对待不爽利之人的禅法
编辑:铁剑帮帮主_搜狐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