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这个国王统一东南亚的野心,被唐朝最后的名将终结

时间:08-31编辑:转载


原标题:这个国王统一东南亚的野心,被唐朝最后的名将终结

众所周知,《仙剑奇侠传》女主角赵灵儿出生于南诏国王室

这个唐朝时崛起于云南的政权,在真实历史中虽然没有强大的巫术,但确实是一个穷兵黩武,无岁不战的强大奴隶制国家。

南诏国曾经击败大唐, 在“天宝战争”的两场大战,歼灭了唐军十三万人;又出兵大破吐蕃, 一战令吐蕃国王败死军中,又一战俘虏其五名亲王和士卒十万人; 两屠交趾(越南),杀戮当地军民超过十五万;多次出兵,进攻四川、广西地区,一度攻克成都,还曾打垮骠国(缅甸),大破狮子国(斯里兰卡),称霸中南半岛。

南诏(大礼) 最大版图:( 骠国等为其附属国)

大唐王朝和吐蕃帝国的争霸战争,也正是南诏这个决定因素的选择,背弃吐蕃而加入唐朝阵营,作为天平上的重要砝码,决定了这场持续超过两百年战争的最终成败。

当吐蕃帝国在唐军和南诏军的打击下,内乱不止,彻底土崩瓦解,再无复兴可能后,南诏国洞悉唐朝江河日下的国势,同样野心滋生,累次背盟,兴兵反唐。

公元829年,南诏军突袭唐朝,乘虚攻陷成都西城,大掠城中珍货、工匠和百姓数万人,扬长而去。公元832年, 南诏军队大败统治缅甸地区的骠国,令其臣属。公元858年,狮子国(斯里兰卡)跨海远征缅甸,骠国向宗主国南诏求救、南诏军由大将段宗榜(大理段氏的先祖)率领,全歼了狮子国军队,尽收其旗帜、金鼓、兵杖。骠国以金佛酬谢南诏。

公元859年,南诏王世隆即位后,改国号为“大礼”,叛唐自立,在南诏历史上首次自称皇帝,年号“景庄”。

这位“景庄皇帝世隆”,就和《仙剑》故事的拜月教主一样野心勃勃,他意欲北取巴蜀,南夺中南半岛,并同时打通通往印度洋、泰国湾和南中国海的三个出海口,实现称霸东南亚的梦想,并开始了他“两陷安南、四犯西川,一入黔中”的大规模攻势,多次出兵侵扰四川、广西、贵州地区, 大量掠夺汉人为奴。

同年,南诏军攻入贵州的播州,公元860年,南诏军夺取交趾,唐朝安南都护蔡袭举家殉城。

公元864年,晚唐名将高骈临危受命,就任安南都护。高骈练兵于海门(今广西合浦),经过一年筹备,随后率五千部众深入峰州,就地取粮,随后开始反攻,屡败南诏军,迫使敌将李溠龙率万人投降,兵围交趾。

唐朝渤海郡王: 高骈

公元866年,唐军收复交趾,全歼南诏守军,南诏安南军主帅段酋迁,及其部属三万余人被斩首,归附南诏的当地土蛮部族也被高骈所部唐军击破,降伏部众达一万七千余人。唐军取得安南战役的最后胜利。

世隆不甘失败,整顿军务,筹集粮草,于公元869年,亲率五万大军,侵攻西川多个城池,再次杀到成都城下。唐军守军顽强抵抗,苦战三日,斩首南诏军二千人,迫其退军。世隆为泄其愤,丧心病狂地将俘虏的汉人百姓尽数割去耳鼻,以至于战后,当地居民中刻木为耳鼻的竟十中有八。以后,南诏军又屡攻西川,进逼成都。

公元870年,唐朝东川节度使颜庆复,调集剑南两川及博野、忠武等藩镇兵马,与南诏王世隆率领的步骑数万人,在新都开始主力会战。博野军曾元裕部先胜,斩首二千余级;忠武军宋威部再胜,斩首五千余级,南诏军退屯星宿山。凤翔、山南等藩镇兵马来援后,唐军在毘桥、沱江等战役连战连捷,世隆丢盔弃甲,率残部狼狈南撤。

公元873年,世隆率南诏大军再次北上,唐将黄景复在大渡河畔,乘敌半渡而击,斩首二千余级,但终因寡不敌众,唐军溃散。唐朝急调高骈移镇西川。在交趾战役吃尽苦头的南诏军,闻高骈之名而南撤。

高骈率步骑5000人追亡逐北,在大渡河畔大破南诏军,杀伤斩获甚众,生擒其部族酋长数十人,尽数送回成都斩首,连世隆的直属御林军“朱弩苴佉”也被唐军击溃。世隆惨败后,自觉无颜回国,情急之下一怒要跳河自杀,被部将救下。

高骈传书世隆,勒令其恢复对唐朝的臣从关系。大唐兵威之下,世隆急忙送质子入朝,誓约再不反唐,以为缓兵之计。高骈上奏朝廷,要求统率西川及天平、昭义、义成等镇六万大军南下,将南诏一举灭国,无奈昏聩的唐僖宗不许。

高骈遂在南诏每次进军的要道上,修复关隘城栅,兴筑要塞,修筑戎州马湖、沐源川、大渡河三城,列屯拒险,分兵把守,杜绝了南诏军从此再犯的可能。

公元877年,世隆率军攻略黎、雅二州,再遭大败,兵败愤恨而死,年仅35岁。

南诏在安南和西川两场战役的惨败,不止是夺取交趾而获得南海出海口,夺取西川和中原鼎立的梦想,相继破灭,不止是前后被唐军俘虏、斩杀超过10万兵士,对这个只有百万人口的小国,无异于灭顶之灾,更因人力物力折损惨重,百年积蓄的国力一朝尽丧,最后窘迫到了15岁以下的幼童被迫从军,国内完全依靠妇女耕种的地步,不得不向唐朝屈词请和,从此再难为患。

野心勃勃、东征北讨,意图要成就一番文治武功的少年英主世隆,因不幸遭遇了晚唐名将高骈这个生平克星,兵败困窘,英年早逝,也让南诏国失去了卧薪尝胆,崛起复兴的可能,逐渐走向衰亡。

这也导致在此前的历次战争胜利中,获得了丰厚战争红利的各家南诏贵族严重不满,王室大权旁落。最后,公元902年,终于由汉人大臣郑买嗣夺取其政权,并将南诏王族八百余人,尽数斩杀,毁其王陵,剖棺戳尸。

这样惨烈的结局,对百年之前“天宝战争”惨死于大渡河畔的十几万唐军南征将士而言,对交趾陷落时惨死在南诏军屠刀下的十五万唐朝军民而言,对被南诏王下令割去耳鼻、终身残疾的无数成都百姓而言,对四川、广西、贵州地区无数在南诏军的侵攻中被掳去为奴,惨死于路途中、或在无休止的劳作中劳累而死的几万、几十万汉人工匠和百姓而言,都不能不说是为——天道好还!

国虽大,忘战必危、好战必亡,何况是区区小国,定要横挑强邻呢? 南诏的起兵反唐,最终成就大唐帝国一抹辉煌的落日余晖。

漫漫数千年中华史,阿骨打、铁木真和努尔哈赤这些寥寥无几的幸运儿的背后,同样亦有无数个如南诏王世隆一般壮志未酬的边疆胡族领袖,徒然空负大志,徒然用白骨和鲜血堆起尸山血海,最终却只能落得个画饼江山、亡国灭族的结局!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