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事记历史网!

一个雄才大略的帝王,做了利在千秋、造福子孙的事,却被视为昏君

时间:10-13编辑:转载


原标题:一个雄才大略的帝王,做了利在千秋、造福子孙的事,却被视为昏君

曹操这个名字在中国可谓是如雷贯耳,名满天下,但世人了解的更多是其作为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的一面,其实,他身上还有另外一个非著名标签:华北治水第一人。其自公元204年攻克原属袁绍的华北邺城始,在冀州就开始了大规模的治水工程,出于军事及经济发展的需要,主持开凿的一系列运河如利漕渠、白马渠,特别是因北征三郡乌桓的需要,开白沟、平虏、泉州三渠,从而形成了一条由邗沟、汴渠、白沟、平虏渠、泉州渠连接起来的由江淮直通北京,南北贯通的运河系统。造就了汉末北方第一重镇邺城的历史地位。

不过单从治水的角度来看,曹公的成就与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位主人公一比,可是天差地别。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扒一扒,中华史上真正的开渠第一人与他兴修的大运河之间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一.淮浪参差起,江帆次第来

清初顾氏在在其大作《读史方舆纪要》文首即开宗明义言道:“天下之形势,视乎山川,山川之绝络,关乎都邑。然不考古今,无以见因革之变;不综源委,无以识形势之全。”故欲读史明理者,若不明山川地理之古今流变,则难窥史书之奥妙也。

而这其中最关键的一环是人工运河。对比起天然存在的名山大川,其对于古代人类生产生活的作用尤其重要。除航运外,运河还用于灌溉、分洪、排涝、给水等。中国古代社会发展史,很大程度上,可以看做是先民们不断拓展、连接、导引自然水系并开凿运河交联四海的改造自然的进击史。

图1-1:隋唐大运河今景

在工业革命到来前的数千年里,水路运输相较于陆路,优点可以说是不胜枚举:运量最大、成本最低、损耗最小、稳定性最高。我国现存最古老的开凿于公元前506年的今苏州市内的胥河,至今仍轴舻相继,一如往昔。

中国大运河详图:

在本文主角开启他的宏大工程之前的逾千年里,我们的先民们已经在华夏大地上开凿了众多区域性运河,他们就像组成一幅宏大拼图的一个个散落的插片,直到历史的那个特殊节点,一个一个贯通连接,最终汇成这条世界上史上独一无二、宏伟瑰丽的世界文化遗产——隋唐大运河。

图1-2: 今隋唐大运河博物馆全景

故事从白居易的这首《长相思》讲起: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这首诗中有几个地理概念:汴水,泗水,瓜州、吴山。汴水发源于今河南荥阳,自开封东流至徐州,汇入泗水,经江苏扬州南岸瓜州渡入长江,沿江南运河直下余杭(杭州),吴山在今浙江杭州市西湖东南。这首诗是白居易暮年一场中风后(时年68岁),不忍耽误正当妙龄的爱姬樊素(今杭州人),而遣其南归而作。诗人的爱意与相思似乎与爱妾一起,延着汴水,泗水一直流啊流,由扬州瓜州古渡头直入杭州城,绵延千里,无边无际。后世词家评此词为《长相思》鼻祖,“通体虚明,不着迹象,而含情无际”。

樊素所走的这条路线,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隋炀帝所下令修筑的隋唐大运河。他的出现,在中国乃至世界史上都是开天辟地的,至少创下了以下这些记录:

1、航线最长;沟通的航道总计约2700公里,是迄今为止世界上人工运河里程中最长的。作为比较:巴拿马运河全长约81.3公里;苏伊士运河约172.5公里。

2、开凿最早;其建于公元605年-610年(隋大业元年至五年),而巴拿马运河1914年通航,苏伊士运河1869年启用。晚了至少1200年。

3、工程最大;隋唐大运河是在春秋至三国近1200年间历代修筑的地区性运河的基础上,由隋炀帝指派工程专家宇文恺总负责,勾连贯通,清淤筑坝历时五年修筑而成。据《大业杂记》载,仅开通济渠一段,即“发河南诸郡男女百余万,役丁死者十四五”。工程历时五个月即完工,这在人类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斑斑白骨,成就了集权体制下血泪铸就的人工奇迹。

二、尽道隋亡为此河, 至今千里赖通波

大隋(581年-618年)仅历二主,但父子二人都是开渠达人。文帝时沿汉槽渠故道,开凿了从长安经潼关入黄河的广通渠,长约300公里,规模较小;炀帝主导修建的是隋唐大运河的主体,从地图上看呈“人”字形。以大隋首都洛阳(605年大业元年隋炀帝由长安迁洛)为“人”字起点,以通济渠向南连通黄淮,永济渠向北沟通黄河与海河,分别作为“人”字的撇捺,并进一步向南接通邗沟和江南运河,直抵钱塘江畔。

图2-1 隋唐大运河主体工程示意图

自610年起,西至长安、北通涿郡(今北京),南达余杭(今杭州)的华夏版图核心区域尽入掌中。运河水面宽30—70米,全长2000余公里。工程之浩大亘古未有。《大业杂纪》载,通济渠水面阔四十步,通龙舟,两岸为大道,种榆柳,自东都至江都两千里,树荫相交,每两驿至一宫,为停顿之所,共离宫四十余所。”

隋炀帝主导修建的大运河主体分四段,如下表:

逐一介绍如下:

图2-2. 隋永济渠走向图

就隋唐大运河而言,无论怎样强调隋炀帝的个人贡献都是不为过的。但是必须建立在一个常识认知基础上:隋炀帝所做的贡献更多的是连接,拓宽,贯通自春秋以来1200年间历代所修建的地区性人工运河与自然河道,并不是完全凭借大隋王朝一己之力从零开始修筑了如此庞大的基础水利工程。隋唐大运河事实上是古代数千年来劳动人民共同智慧与辛劳的结晶,这是毋庸置疑的。

下表详细列出了隋唐大运河所连接的历代修筑区域性人工运河:

图2-3. 曹操兴修的华北水利工程图示

三、东南四十三州地, 取尽膏脂是此河

前面我们系统的介绍了隋唐大运河的渊源及形成过程,接下来到了本文最重要的部分:分析这条大运河为什么是在隋朝出现以及隋炀帝修筑此运河的真正目的为何?

从春秋至隋的1200多年里,真正大一统的时间其实只有秦及两汉大约400多年的时间,其余2/3的时间华夏版图都是分裂割据状态。而像隋唐大运河这样的全国性水利工程,必须依托于一个强大统一的集权王朝才有可能完成(完成此类工程需要三方面的资源:强大的国家意志+充足的人力规模+经济实力)。秦王朝大一统的时间过短,且在始皇帝的时代,首先:修筑长城与秦直道这两项国家工程,紧迫性及所带来的收益要远远大于开发中原水利运河工程;其次:两汉,三国直至南北朝间修筑的那些区域性运河还未出现,没有这些而谈全国层面的运河工程就形如空中楼阁,故而秦王朝将开发重点放在边防及陆路高速公路建设上。

两汉时代受制于较低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人口规模及南方地区开发程度严重滞后等多种硬性制约,从国家层面也并不具备实力及动力开发如此规模的工程,故而在两汉多见的是修建关键位置的核心工程:如长安至潼关的槽渠;重修邗沟以打通江淮水运以及东汉后期曹魏时在华北进行的一系列运河工程等。

历史的重任就这样历经千年最终交到了大隋王朝统治者的手中。尤其是隋炀帝,虽然由于后世史家(主要是唐史家的抹黑,否则无法辩白唐起兵反隋获得政权的正当性)的刻意摧残歪曲,导致一般人大都认为其只是一位亡国毁家,荒淫暴虐,乖张无道的昏君。而事实上,隋炀帝其人仅就其才学胆识,文治武功,战略眼光来看,高远独到可说是历代帝王中超拔绝伦的。

图3-1. 隋炀帝画像

隋唐历来不分家,其统治阶层均出自西魏关陇军事集团。隋炀帝与唐高祖李渊是表兄弟。唐太宗一辈子都在暗地里想追赶隋炀帝的功业成就。隋炀帝自幼接受了系统严格的文化教育,隋书记其“少敏慧,美姿仪”。《全隋诗》有其诗文近五十首传世。文词瑰丽气势开阔,有魏武之风。

后世文坛对其诗作评价极高:“混一南北,炀帝之才,实高群下。”

公元589年,时年20岁的杨广受命领军五十一万兵分五路大举阀陈,仅历时二月余,即攻灭了立国三十余年的陈朝。由此结束了自晋室南渡后近280年来大混乱大分裂的局面。如果从汉末天下大乱算起,则是将400年来的割据动乱一举扫平。平陈后的十年他坐镇扬州总领江南事务,淮扬丽人美景阅之无数,就从这一点就可以反驳后世言隋炀帝开大运河是为南巡扬州穷奢极欲而作。也正是这十年,给了他第一手的经验,江南经过东晋及南朝近300年的治理后,富庶繁华已是今非昔比。这也是为何登基后修建大运河的工作,选择第一时间开通济渠与山阳渎的关键原因。直接原因是自灭陈后的十年间,江南地方门阀势力发动了两次大型叛乱,隋王朝在平叛的过程中由于没有合适的运输通道,平叛力量难以及时投送的致命缺陷让隋炀帝记忆犹新。

关陇贵族的阶级出身,决定了其“鲜卑化的汉人“的独特气质。这使的隋炀帝不仅将战略眼光局限于华夏版图之内,更令其有足够的战略高度审视中华版图的四邻。当其时:突厥正在北部蒙古草原及中亚草原崛起;实力异常强大;东部契丹与朝鲜半岛的势力也正虎视眈眈的窥伺东北广阔的天地,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公元598年高句丽发兵四万进攻辽西;而西面占据今青海甘肃境的吐谷浑部如果不消减,其将与突厥一起切断河西走廊丝绸之路通道,其结果是将整个西域剥离出华夏版图。这样的情形下,隋炀帝其实只有一个选择,用毛主席的话讲就是“打的一拳开,免的百拳来。”简而言之就一个字:“干!”

隋炀帝制定的战略国策可用四字描述:西攻东守。西攻包含两个具体方针:修好突厥,消灭吐谷浑,即一拉一打;有人要问为什么是与突厥修好?理由很简单:打不过;干吐谷浑的理由就更简单了,几个柿子中他最软,而且他占据的位置威胁最大,直接趴在河西走廊边,如果不消灭他,丝路将断绝,国都长安也将永无安枕之日。东守属于战略性防御,待西部问题解决后,回头处理东部的契丹与朝鲜半岛势力。

图3-2. 大隋疆域图

要实现这样的战略规划必须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即大隋王朝有能力将中原版图帝国潜能全部释放。而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一种可能:修建全国性运河体系,有能力将帝国的人,财,物能最大化的集中于一点使用。这就是隋炀帝为何刚接班就立即开始大运河工程的本质原因了。

广通渠,通济渠与山阳渎完工后,公元609年杨广亲征吐谷浑灭其国。并随后耗时半年历千险亲巡丝绸之路,横穿祁连山脉直至张掖,西域二十七国咸遣使觐见。他是中国历时上唯一一位抵达河西走廊的皇帝。隋书记曰:“破吐谷浑,拓地数千里...每岁委输巨亿万计,诸藩慑服,朝贡相继。” 此战将东起青海湖东岸,西至塔里木盆地,北境库鲁克塔格山脉,南达昆仑山脉的辽阔土地皆收入囊中。设西海,河源等四郡归于王治。唐太宗曾就隋炀帝西巡一事对臣下感慨的说:“大业之初,隋主入突厥界,兵马之强,自古以来不过一二代耳。”

大运河全线贯通后,从公元612年起连续三年三征高句丽,首征据隋书载:”大军集于涿郡,总一百一十三万三千八百,号二百万,其馈运者倍之...近古出师之盛,未之有也。”要知道这是在修建新都洛阳、贯通大运河、修隋直道、开太行山关隘等诸多国家工程进行之际。并“发江、淮以南民夫及船运黎阳及洛口诸仓米至涿郡,舳舻相次千余里。”如此徒耗民力,用兵百万,转战千里的战争竟然连续搞三次,真的是难以想象。《隋书 炀帝纪》载当时民众之惨状:“于时辽东战士及馈运者填咽于道,昼夜不绝,苦役者始为群盗。”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大运河的开通,虽然为隋炀帝实现其既定计划打下了基础,但长期的穷尽民力加藏富于国,再加上其试图将中原及江南士族一起纳入统治阶层的种种努力,不可避免的侵害到了执政的关陇集团本身的利益,由此隋炀帝几乎是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失去民心及执政集团的支持,是导致大隋在国家层面极度富庶的情况下短时间土崩瓦解的核心所在。我们说隋王朝极端富足是有据可查的:隋炀帝大业五年(609年),有户八百九十万七千五百三十六,有口四千六百零一万九千九百五十六。这一纪录直到150年后的大唐玄宗天宝年间才被超越。繁盛如北宋,终其一朝人口顶峰也不过于与隋大业年间相仿。

运河沿线陆续建起数十座国家粮仓:如黎阳仓、回洛仓、含嘉仓、河阳仓、常平仓、山阳仓等。用于储藏经大运河转运的江淮粮米。大业二年(606年),杨广在河南巩县兴建天下第一仓洛口仓,当时洛口仓的仓城周围二十余里,共三千窖,每窖藏粮八千担,共储粮2400万担。合今约12亿公斤。简单换算一下可知:仅洛口仓一仓存粮,即可供应80万人十年之食。“自汉以来,丁口之蕃息,仓禀府库之盛,莫如隋。”诚不欺也!

四、锦帆未落干戈过,惆怅龙舟更不回

自秦汉以来二千余年的封建王朝史,如欲探究其延绵不绝的底层根基,其实就是这四根基柱:一,郡县制,二:科举制,三:长城,四:大运河。郡县制保证了华夏版图能够由一个统一的中央政府进行管理;为国家潜力的有效运用提供制度保障;科举制保证了阶层间一定的流动性,避免了阶级矛盾过快过早的出现不可调和的情形;长城的存在使北方的军事防御力量能集中于某几个关键节点进行有效防御,而不至于千里设防,散而无力;大运河则是国家大动脉,确保各项资源的高效积聚能力,为应对国家层面任何突发事件提供现实保障。而树立起这四根华夏文明基柱那两位帝王,命运也是如此的相似,他们如流星般的在中华长夜中划过,只一瞬却为后世留下了影响千年历史走向的资产,不可不说是一奇迹。

隋唐大运河最核心的通济渠段,由于引自黄河水,自隋至南宋的五百多年间,由于河水携带大量泥沙之故,鸿沟,汴水,洛水,济水等水道均无数次淤塞泛滥,为保障水路通畅,历代均花费巨量的财富整修此水道。

大唐755年爆发的安史之乱,导致黄河沿岸汴水等的疏浚中断了八年,“泽灭水,岸石崩,役夫需于沙,津吏旋于泞,千里洄上,罔水舟行”,航道几近荒废。唐末天下大乱,割据江淮的诸藩镇使转运路绝,大唐王朝瞬时气血不畅半身瘫痪,可谓运河阻则王业荡然以至于亡的典型案例。

北宋初由于深刻认识到“今天下以江淮为国命“ 的现状,太祖建都汴水第一重镇汴梁(今开封),考虑的正是由东南至开封一路皆平原,兼有通济渠(宋称汴渠)之利。正所谓:“汴水横亘中国,首承大河,漕引江湖,利尽南海,半天下之财赋,并山泽之百货,悉由此路而进。”

图4-1. 北宋以开封为中心的漕运四渠(汴渠、金水河、惠民河、广济河)

由此才有了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东亚第一都会的繁华盛景。北宋每年仅粮米一项,由汴水运至开封即达八百万石。淳化二年(公元991年),汴水水患,宋大宗亲自工地督促抢修,他忧心忡忡的对臣下言到:”东京养甲兵十万,居人百万家,天下转漕,样给在此一渠水,朕安得不顾。“ 运河之要要可见一斑。

图4-2.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汴梁虹桥

至南宋偏安江南与金国对峙,汴河从此被两家分占。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宋高宗因恐惧于金兵延汴河顺流而下的可能,下令开决河道并毁沿线堤坝堰渠。遂使运转了五百年的通济渠就此断绝。随着汴渠的消逝,汴水沿岸一众城市即开始陨落,一代王都开封也一并凋谢。以隋炀帝巡游江都时为大运河所作诗作结尾:

《春江花月夜》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图4-3. 隋炀帝巡游图

本文所有图片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参考文献:

1.《隋书》卷二十四《食货志》

2.《大业杂记》

3.《隋书》卷三《炀帝纪》

4.《元和郡县图志》卷五《河南道一》

5.《资治通鉴·隋纪四》

6.《唐宋帝国于运河》

7.《宋史 河渠志》

8.《唐宋运河考》

本文作者:张磊,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盗图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广告